单簧管演奏家王弢谈中国古典音乐教育
单簧管演奏家王弢谈中国古典音乐教育
访谈嘉宾单簧管演奏家王弢
1月11日,单簧管演奏家王弢做客新华网,就古典专辑《舒伯特》以及中国古典音乐教育及艺术人才培养分享自己的见解。

要闻
HEADLINE

更多报道 >

当古典音乐遇上单簧管 王弢:用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

日前,单簧管演奏家王弢发布了首张古典演奏专辑《舒伯特》,回归古典主义音乐,用单簧管和舒伯特上演一场跨越百年的音乐对话。

王弢谈音乐教育:音乐能驯化人 希望儿子从小接触

日前,单簧管演奏家王弢携首张古典演奏专辑《舒伯特》华丽回归。1月11日,王弢做客新华网,就古典专辑《舒伯特》以及中国古典音乐教育及艺术人才培养分享自己的见解。

图集
PHOTOS

更多报道 >

现场图集

  • 王弢做客新华网

    王弢做客新华网

  • 访谈嘉宾王弢

    访谈嘉宾王弢

  • 嘉宾与主持人交谈

    嘉宾与主持人交谈

  • 嘉宾在访谈现场

    嘉宾在访谈现场

实录
CORRELATIVE

更多报道 >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今天演播室非常高兴的邀请到著名单簧管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副教授王弢,欢迎您,请您跟各位网友打个招呼。[ 2017-01-11 13:00 ]


[王弢]

各位新华网的网友,大家好。[ 2017-01-11 13:00 ]


[主持人]

王老师,今天我们聊一聊您最近的大喜事,出了新专辑。首先要恭喜您发布最新专辑《舒伯特》,这是您重返古典音乐领域的开年大作,请为我们大致介绍一下。[ 2017-01-11 13:01 ]


[王弢]

这张专辑是单簧管演奏《舒伯特》的作品集,他在生前给单簧管写过一首作品,也是向我心目中非常喜欢的大师致敬,我非常喜欢的作品,用单簧管改编出来进行了录制,把它不同乐器上的东西用单簧管来演奏。[ 2017-01-11 13:01 ]


[主持人]

您用了多长时间?[ 2017-01-11 13:02 ]


[王弢]

半年时间,从做决定到录《舒伯特》开始,选曲到瑞士去排练,跟瑞士古钢琴家进行合作。[ 2017-01-11 13:02 ]


[主持人]

《舒伯特》筹备了一年的时间,这张专辑从策划、创意到录制,您和您的团队远赴欧洲,穿越了瑞士、德国、奥地利,还特地拜访了舒伯特故居和墓地,这一路在音乐创作、作品制作上都有哪些收获?[ 2017-01-11 13:03 ]


[王弢]

因为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生活,在录制之前我去维也纳演出就提出要去他的故居、墓地,还有他曾经长大的教堂,去舒伯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感受他。我们在书面上看他所有的史料都跃然纸上了,感受到他当时生活状态和他写这个曲子的生活氛围。在故居看到那一台琴就是要录这个琴的复刻版,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可以用当时他的乐器演奏他的音乐,感觉很兴奋。[ 2017-01-11 13:04 ]


[主持人]

这张专辑改编、收录了三首舒伯特的奏鸣曲以及四首声乐歌曲。这三首奏鸣曲特别选用古钢琴作为单簧管伴奏,并且特邀古钢琴家米歇尔•齐纳尔(Michel Kiener)合作录制,您能否分享一些分享一些二人的合作体会?[ 2017-01-11 13:04 ]


[王弢]

我在合作之前就听说过他,欧洲所有的古堡都邀请他去演奏,他的传承是非常准确的。后来录制的时候,在他家里面有这台舒伯特的琴。我托了很多人联系他,他很挑剔,因为他常年拒绝商业化,欧洲很多音乐大师都是这样。我们去了日内瓦他住的那个小镇进行排练,他愿意跟我做这个事情,首先他喜欢舒伯特,第二,单簧管是真正能表示人生的乐器。因为他60多岁了,我们就像父子一样,关系越来越好,就开始了录制。[ 2017-01-11 13:05 ]


[主持人]

《舒伯特》这张专辑自去年12月28日全数字平台上线后,微博话题浏览量破亿,也获得了乐迷们的一致好评,制作这张专辑的过程当中,您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17-01-11 13:06 ]


[王弢]

我觉得困难的有很多,比如把这一台琴从日内瓦拉到拉绍德封音乐厅,这个音乐厅有很多大师去演奏,只有三天的时间,录音师档期有限,他要从柏林过来,钢琴老师从瑞士过来,我从中国过去,还有这个琴有一个专门的“保镖”,他是专门为钢琴调音保养的,这个人从法国过来。整个团队的平衡的制作人是从香港过来,我们从世界各地,还有CD里面的纪录片,两个导演从台湾过来。每一个小时做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按计划走的。录音是一个很未知的事情,不知道上午能否把曲子录好,那一阵人的精神状态很紧绷感。演奏舒伯特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原因是它的作品非常优雅、典雅,我喜欢用一些散漫的演奏德兴替掉是很难的。因为一个人岁数越大,从繁入简是很难的,从技术上要求是很难的。[ 2017-01-11 13:07 ]


[主持人]

这张专辑也得到了经典古典大厂DG的权威认证,唱片封面印有古典乐迷心目中最神圣的“大黄标”,这次在DG厂牌下发行首张古典独奏专辑,感受如何?[ 2017-01-11 13:10 ]


[王弢]

当我去德国DG总部的时候,主楼都是黄色的LOGO,有很多演奏家在那个墙上面。我站在这个墙上面,真的是一个纯中国培养出来的演奏家,首先为自己感到很高兴,因为我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同时,觉得中国的音乐教育并不差,我们的音乐教育是从小培养之后,送到国外,吸收国外的音乐长大。还有一种,在国外学习有机会比赛,参加演出,但是有88%的人跟我一样,因为我们从小因为某种条件和情况,在中国长大,在我们国家受这个教育。我发现音乐也好,文化也好,艺术的修养是共同的,音乐是一个共同的语言。当我在录这个东西之后,他们是很古老很权威的品牌认可。[ 2017-01-11 13:11 ]


[主持人]

是不是他们很古板?[ 2017-01-11 13:11 ]


[王弢]

我觉得不是古板,艺术要有一个标准,而且他们的标准是很高的,而且中国人是可以做到的。因为在中国做管乐家是很辛苦,但是会面临一个问题,职业生涯怎么去延续,因为你没有更多的舞台,你教的学生和本人是否可以更职业化。我们的信心从哪里来?有时候发发唱片,被国际上的权威机构认可,这就意味着这个学科是都不错,这样我们更有信心。[ 2017-01-11 13:12 ]


[主持人]

我们了解到您不断拓宽表演形式和表演内容,将单簧管演奏与中国民间传统乐器、舞蹈、京剧等艺术形式融合搭配,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您跨界融合的创作经验和收效成果?[ 2017-01-11 13:13 ]


[王弢]

我希望这是长年以后,至少别人判定我是一个艺术家的时候。艺术家就意味依着除了精于你的行当,还要博文其他的艺术领域。我基本上有机会就会跟很喜欢的,在舞台下觉得很棒的人就想认识他。其实我是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比如有一个芭蕾舞的人很棒,我希望跟他合作。这是我自身艺术的拓展。单簧管是一个发展偏晚的特点,在之后所有的发展当中不同的艺术,包括GS,太多单簧管的声音,意味着它有很多可以拓展的领域,所以我去尝试做了。除了古典之外,做了很多音乐,下一张已经开始做的是电子。我想把黑管放在不同的领域进行尝试和发声。其实有很多学习单簧管的人,怕他们跟我们遇到同样的问题,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别人问,你是学什么的,我说是单簧管的,他们说是吹火桶的。我们希望让这个乐器让别人认可,这是我使劲跨界的原因之一。[ 2017-01-11 13:12 ]


[主持人]

在接下来的2017中国巡演中,又将会呈现哪些精彩的表演给喜爱您的观众?[ 2017-01-11 13:12 ]


[王弢]

我这一轮巡演是纯古典的,从《舒伯特》开始,到现在活着的作品家,最精彩的作品按照年代进行演出。包括展示单簧管音色、音域的作品。我希望在古典方面更多的普及,每一个专辑发出来之后,我希望有这张专辑之后能延续的东西。这个场合很重要,如果我进校园,或者进一些比较有趣的演出场所,会我带我的乐队一起演出。因为这一轮都是在音乐厅演出,我希望大家去音乐厅真正的聆听古典音乐,有它很大的古典魅力。[ 2017-01-11 13:13 ]


[主持人]

除了在音乐、艺术等专业领域取得了诸多成就,您目前也一直在中央音乐学院从事教职工作,作为一线教育骨干,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当下古典音乐人才培养与传承的概况?[ 2017-01-11 13:15 ]


[王弢]

中央音乐学院是一个高精尖的音乐学院。单簧管这个乐器,我是95年考上大学,当年大学收了4个人,我们是3+1的模式,到现在我已经职教15年还是收4到5个学生,把关度比较高。现在创业就业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希望学生培养出来之后真的能够到社会上为国家服务,为艺术事业服务,所以对每一个学生都是一对一的培养模式。[ 2017-01-11 13:15 ]


[主持人]

您作为父亲,在音乐上是如何培养“雄赳赳”的?[ 2017-01-11 13:16 ]


[王弢]

我家小孩1岁4个月,我们基本上每天给他放音乐。[ 2017-01-11 13:16 ]


[主持人]

什么类型的音乐?[ 2017-01-11 13:15 ]


[王弢]

古典为主,以莫扎特和舒伯特为主。因为这个时代比较清澈,易于普及他,我希望他听到古典音乐的感受。音乐能够很驯化人的,我希望他从小有接触。[ 2017-01-11 13:17 ]


[主持人]

在现在的中国的演出市场上,如果能够培养的观众一些比较强烈的去聆听古典音乐的兴趣的话,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工作。因为像您说的,现在大家感觉更多的对古典音乐用中国话讲外国人的故事,我们如何把故事讲好,让别人都爱听,正是您这些正当年的音乐人的重要任务。[ 2017-01-11 13:17 ]


[王弢]

我们不只是用中国话讲西方故事,我们都是唐诗宋词元曲,我们有艺术的沉淀和文化的一些基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所以,当我们只是用西方音乐去表现的时候,也许舒伯特讲述的是在维也纳优雅的生活方式,我可以用单簧管表现在宋词里面听到的一些优雅的方式,语言不同,但是优雅是相同的。[ 2017-01-11 13:17 ]


[主持人]

您曾担任过电影《大音》的男主角,2017年是否还有新的演艺计划?[ 2017-01-11 13:20 ]


[王弢]

没有。[ 2017-01-11 13:18 ]


[主持人]

为什么呢?[ 2017-01-11 13:18 ]


[王弢]

我29岁到39岁做了很多的事情,我希望把自己拉回到“安全圈”。今年马上要39岁,这10年需要选择我想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两年前拍了电影,确实还是演了男一号。第一拍戏的过程很重要,我确实没有这个专业素养,等待让我很痛苦。另外,在首映式的时候,在台下看自己的电影如坐针毡,我还是希望用乐曲去诠释自己会更舒服。[ 2017-01-11 13:19 ]


[主持人]

临近春节,也请您为新华网友网友送出一份新春祝福![ 2017-01-11 13:19 ]


[王弢]

所有新华网的网友朋友们,在2017年一切顺利,而且今年其实是非常好的,今年也是鸡年,就像我们祖国雄鸡一样,希望大家过好今年的每一天。[ 2017-01-11 13:19 ]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弢老师做客演播室,最后我们代表新华网的朋友祝您专辑大卖,演出成功。[ 2017-01-11 13:20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