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疯狂消费男色 没完没了卖腐 真的好吗?

2016年05月24日 08:12:32 来源: 搜狐娱乐

  何润东和李东学主演电影《钢刀》走卖腐路线

  “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早就是商家的共同觉悟。”南派三叔在2013年说了他对“腐女”这个群体的认识。

  最近这一两年,“卖腐”这件事从羞于启齿,突然变为流行趋势。影视作品、综艺节目里有不少都能找到消费男色,卖腐的痕迹。做得好的,作品与艺人得到了话题与人气,有些却做了无用功,甚至适得其反。正在上映的电影《钢刀》就是如此,何润东和李东学从宣传期开始就捆绑卖腐,想要达到“行走的荷尔蒙”效果,然而作品质量却不能给这对CP有力的支撑,于是这腐卖得失了分寸,反而看了尴尬,对作品、对演员本身都没什么帮助,电影上映4天,票房不足千万。

  《钢刀》并不是孤例,在男色文化大行其道的现在,需要警惕的是疯狂消费男色,没完没了卖腐的趋势。当影视作品中流行的“腐”没有了分寸,在它不可阻挡流行之时,也在随着其神秘性的消失而祛魅。

  Part 1 “卖腐”不成功反被吐槽

  ——《钢刀》上映4天 票房不足千万

  由何润东和李东学主演的电影《钢刀》从宣传期的营销主题来看,就走卖腐路线,发布会上何润东偷亲李东学,北京电影节红毯上玩手牵手梗,曝的预告也是“基情满满”,正片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引用豆瓣网友的评价,感受下正片里的画风——“导演想要突出暴力美学吧?为什么要拿内战做题材?各为其主,不难理解,可打着打着就脱衣服是怎样?!”解释一下,这是一个发生在战争年代,讲述兄弟之间羁绊的电影,风格借鉴《罪恶之城》。何润东和李东学这对兄弟分属不同阵营,剧情发展就是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打打打,到最后两人决战的画风直接变成两人裸上身操钢刀干架,配以各种上本身特写,一直想带李东学走的何润东,最后死在了他想保护的李东学怀里。

  电影里的何润东对李东学的感情,远远超越了本身设定的“兄弟情”。李东学暧昧的对象,何润东抓来二话不说给杀了,李东学愤而砍了何润东一刀,害何润东差点就挂了。这并没有让何润东罢手,复活之后,他依然坚定地去找李东学,决斗的时候关键时刻总“放水”,临死的愿望也不过是想要听对方叫他一声“哥”。

  这些“腐”的情节若是建立在合理的情节发展中,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在于,电影本身的剧情发展凌乱无逻辑,所有的情节演进都在为烘托两人的羁绊,这“腐”卖得就既刻意又没什么萌感,看起来既low又雷。结果就是,电影的口碑和票房都不理想,上映4天,票房不足千万。

  《神探夏洛克》卷福华生组CP

  ——影视作品过度推崇双男主 兄弟情被过度演绎

  类似《钢刀》这样的有意设计“卖腐”内容的影视剧,最近两年,有如井喷之势,在影视作品,甚至综艺节目中,泛滥起来。比如,英剧《神探夏洛克》因在推理之中植入卷福与华生若有似无的小暧昧而让剧集备受腐女欢迎。但当其推出电影版时,却本末倒置,将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基情”中,本身的推理情节却展开得很潦草,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电影口碑远不如同名英剧。

  国产电影越来越推崇双男主设定,兄弟情在其中被过度演绎。比如陈凯歌《道士下山》里,张震和郭富城的草地翻滚;《栀子花开》里,李易峰和张云龙被设定为欢喜冤家。

  卖腐更成为影视圈发布会的惯用宣传手段,以此搏出位,上头条。比如霍建华和权相佑在《情敌蜜月》发布会上献男男之吻,冯绍峰和窦骁在《狼图腾》发布会上强调是“爱情关系”,黄晓明在《何以笙箫默》发布会上公主抱张大大。

  Part 2 “卖腐”的正确打开方式

  娱乐圈消费男色的风潮一涌而起,“腐”成为攫取人气的重要手段。如何正确“卖腐”圈好感,成为艺人和影视公司需要考虑的新课题。来看看这些“卖腐”佼佼者们是怎么做的。

  胡歌霍建华(资料图)

  ——胡霍CP捆绑上封面 林更新王思聪互带话题度

  要说将“腐”这件事玩得最炉火纯青的艺人,非胡歌莫属。他的“后宫”从袁弘、霍建华、林更新、彭于晏、王凯,到吴磊,几乎是合作一部戏就有一个新的CP,最长情的两位就是霍建华和袁弘,甚至创造了相关的流行语,“是胡不是霍,是霍躲不过”、“姓胡袁满”等。胡歌和他CP的故事,在微博、B站等社交网站上被写成同人文、知音体小故事,做成同人剧场小视频等。今年白色情人节,胡歌和霍建华以CP的形式登上《时尚芭莎》的封面。

  同样长于此道的还有林更新,他的CP对象从郑嘉颖、赵又廷、汪东城、蒋劲夫,一直发展到了现在的王思聪,话题度也随之节节提升。最近上头条的画风是,跟王思聪一起看房了。

  《欢乐颂》刘涛饰演的安迪被网友称为大总攻

  ——男男CP玩得溜 引爆剧作新媒体话题

  在新媒体方面将“卖腐”玩得最溜的制作公司则是知名制作人侯鸿亮所在的正午阳光,出品了《伪装者》、《琅琊榜》、《欢乐颂》等热播剧。作为一部抗战剧,《伪装者》里靳东和王凯所组成的“楼诚CP”,在B站上至今还有各种暧昧向剪辑。《琅琊榜》里梅长苏和靖王的“苏靖CP”,被剪辑制作得有模有样。《欢乐颂》这样以女性为主角的职场故事,刘涛饰演的安迪被网友称为“大总攻”,蒋欣、王子文、杨紫都变成了她的“后宫”,刘涛与蒋欣戏外亲密互动的新媒体传播也格外有效果。网友们戏称正午阳光为,最不会拍异性恋的处女座剧组。

  可见,制作公司在策划阶段,就有“腐点”的考虑,在演员搭配时要有美男美女,为了照顾女性“消费男性”的需求,在可能的传播渠道里提供福利。B站上火起来的耽美网剧《上瘾》就是这个道理,这并不是制作人柴鸡蛋第一部耽美剧,但这部能发酵大火,较之她之前的作品,最大的区别就是主角选了两个帅哥,同时黄景瑜和许魏洲也借由这部剧人气大涨,黄景瑜日前还跟着时尚杂志去了戛纳。

  虽然,卖腐近两年在国内大行其道,但在国际影视营销里已经是个老招了,好莱坞也爱用,各种超级英雄电影里的loveline将“基情”卖到了全世界,宣传期主演在综艺节目、脱口秀上狂卖腐,看得女观众心满意足。最近上映的《美国队长3》中,钢铁侠、美国队长、冬兵的三角关系,让腐女们脑洞大开,B站的同人小剧场里,根据电影结尾的情节,为钢铁侠编出了同人MV。其他超级英雄电影比如《复仇者联盟》、《X战警》等也经常在片中卖腐。

  Part 3 “卖腐”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得腐女者得天下,成为商家的共同觉悟

  “卖腐”这件事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先从《盗墓笔记》说起,这本畅销书里的“瓶邪CP”对腐女的吸引,往往被当成行业案例分析。南派三叔专门写了一封给腐女的信,里边谈到他对腐女群体的看法,“腐女粉丝往往是粉丝中传播形成最旺盛的,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早就是商家的共同觉悟。”这是三叔2013年时点出的趋势,“腐”现在几乎成为了一种宗教。”

  “卖腐”之所以流行,根本原因在于商家跟南派三叔一样认识到,腐女群体的强大传播力,为二次流行所带来的便利。就像胡歌,CP给他带来了话题与人气,当袁弘和霍建华公布恋情,胡歌跟着上了热搜。

  但CP不稳定的地方在于,有一方公开了恋情或者结婚,腐女的萌感就会直线下降,基本就糊了。比如袁弘公布恋情,“正宫”地位就让渡给霍建华了,最近霍建华也公布了恋情,“胡霍”还能走多久也未可知。而林更新与王思聪这对基友,在双双有了网红女友之后,CP感较之以往也有所下降。

  说到底,卖腐的基础在于作品,现在的商业制作都深明“腐”之大义。影视剧中把同性凑在一起,从台词到画面时时营造暧昧,触发腐女的脑洞进行脑补。有意识卖腐的《古剑奇谭》,就通过“腐”点的设计,以百里屠苏为核心的男男CP,深得腐女心,李易峰、陈伟霆由此跃居一线小生,人气暴涨。

  此外,“卖腐”成功且深受欢迎一大关键在于不点破。当事人要么否认,要么沉默,但又有各种蛛丝马迹可以八卦,CP粉们沉浸其中,不可自拔。请到时隔多年,《爸爸去哪儿》请到“蓝宇CP”胡军和刘烨重聚节目,还没开播就引起腐女关注,胡军和刘烨在节目外的宣传很少同台,谈及对方总会留下遐想空间,官方不发糖,反而更助推了这对CP的热度。(一一/文)

【纠错】 [责任编辑: 杨莹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91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