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父亲的身份:两个突破三大原力一个逆向思维

2016年05月20日 16:10:52 来源: 腾讯娱乐

  昨晚,谍战巨制《父亲的身份》收官。在收获了火热收视与极高口碑之后,被观众盛赞为“2016年必看谍战剧”,甚至被推崇为有望超越《潜伏》、《黎明之前》的谍战剧新标尺。有些事情不能光看热闹,还得看门道,拿号称2016年上半年第一个“现象级”热门剧的《欢乐颂》作对比,10号收官CSM52城平均收视为1.233,这个数据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低于同档《父亲的身份》1.357的均值。相比《欢乐颂》的慢热,《父亲的身份》可谓四平八稳,第一天就收获了1.151的好业绩,随后一直稳步上升,而《欢乐颂》直到播出过半,才有过两次勉强破1的数据,虽然后程发力并以1.792收官,平均值却依旧不敌《父亲的身份》。《欢乐颂》和《父亲的身份》这对同档双生花,一个风骚地热闹着,一个闷骚地华丽着。

  有人把《父亲的身份》列入“黑马”的行列,这显然是莫大的冤枉。《父亲的身份》身披“六匹金马”、 “出版巨擘攒局” 和“原创谍战剧”等标签入市,分明是未播先火的“白马”的品相,何来“黑马”之说降其身段?《父亲的身份》开画当日收视份额为3.38,比《欢乐颂》浙江和东方两大卫视开画总额还要高,并始终盘踞同档收视排名前两位,此外还获豆瓣8.2评分,这些足以说明,这是一部“白马”气质的品质剧,是原力策动的结果,而非“黑马”偶然为之。个人以为,《父亲的身份》之所数据和口碑兼具,是以下原因综合的结果。

  三大创作原力

  《父亲的身份》的成功,既有台前的精彩,也有幕后厉害。台前它有陈建斌、俞飞鸿两大老戏骨加持,幕后则不仅有金马奖导演高群书归来操刀,还有出版业巨擘凤凰联动的原创输出,是这三股原力齐齐发力的结果。

  首先是来自凤凰联动的创作原力。凤凰联动作为出版业巨擘,手握无数让业界眼红的IP资源,然而他们这次却选择了一个原创故事。当然这并非一蹴而就的策动,出品人张小波曾公开表示,《父亲的身份》是“失败”改编逼出来的原创,当初他拿着《地下党》一书找到金海曙改编时,因为故事太平且情感和戏剧缺乏冲突,一度让这位创作过《赵氏孤儿》的江湖老手无所适从,最后两人一拍即合,做出了弃书原创的决定。也就是这个决定,让《父亲的身份》有了创作原力的魅力。

  其次是导演团队的原力。《父亲的身份》既是高群书导演阔别荧屏十余年后的一次回归,也是他继电影《风声》七年之后再度涉猎谍战。高群书把多年来的电影经验进行了电视化的移植,《父亲的身份》的影像画风、运镜节奏和场景调度都是电影的考究。为此他不仅请来了陈建斌和齐溪两位金马奖演员坐镇,连灯光指导也是29届金马奖最佳摄影得主李德成。高群书的介入,一方面弥补了不少剧本本身的先天不足,让故事在强节奏和烧脑的道路上走得更高远,另一方面从服化道以及灯光摄影等制作方面提升着该剧的制作品质。

  再次是演员表演的原力。剧中男主角陈建斌的表现算不上如何之惊艳,但凭借其表演实力和职业良心,完成角色的使命不在话下。相比之下,两位女主角俞飞鸿和齐溪的表现十分抢眼,人物的复杂性形神兼备,犀利与智慧双管齐下,为市场新添了制服女神两款。

  两个逆向思维

  《父亲的身份》创作上用了两个逆向思维,一个是“双雄会”的逆向思维,一个是“办公室政治”的逆向思维。

  以往的谍战剧几乎清一色的“双雄会”,直到《伪装者》才出现心狠手辣的反派女特务汪曼春,可惜《伪装者》对男性角色太过偏爱,女性角色的塑造全军覆没。《父亲的身份》原本也是“双雄会”的设计,高群书介入后毫不犹豫地改成了“雌雄大战”,于是有了我们如今看到的蛇蝎美人俞飞鸿。导演并没有像《伪装者》里的汪曼春那样把女特务设计成令人生厌的女恶棍,只用开篇一场用钢笔插人玉手逼供的戏勾勒出郑翊心狠手辣的一面,而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个撩人心魄的制服美人。因为没能看到原本“双雄会”的人设效果,我不敢断言说如今“雌雄大战”的设定是最好的,但至少这个逆向思维是最新鲜的。

  以往的谍战剧均深陷“办公室政治”的囹圄,这一次总算走了出来。通过《地下党》小说的人物启示,编剧金海曙有了谍战背景下的父女线的构想,余北平除了要护佑亲共倾向的小女儿,还要与失散多年的大女儿在情报战中相爱相杀。《父亲的身份》以家争对照国乱,通过将家庭成员间的情感对立、信仰冲突、性格碰撞、生离死别等,来体现国共两党的激烈博弈、不同人生之间的相互磨洗,最后升华为个人、家庭及至国家的终极认知。

  一项重大题材突破

  以往的谍战剧,不是国共之争就是抗战背景,顶破天也就是国、共、日、伪四方角力。作为内地比较成熟的类型剧,谍战剧自从《潜伏》之后,跟风拍摄和近亲繁殖过甚,此类题材大有做死之趋,《黎明之前》后鲜有精品涌现,以至于偶像化包装的《伪装者》引得一片叫好。也许是文人情怀和使命感使然,《父亲的身份》让出品人张小波、导演高群书、编剧金海曙都铆着一股劲,勇敢尝试谍战剧的突围。

  不同于以往谍战剧近亲繁殖的思维定式,《父亲的身份》在国共在内战末期情报博弈的基础上,引入了以美苏争霸、冷战萌芽为大背景国际元素。故事以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为背景,是时国军节节败溃,先后两度铤而走险自摆“比基尼计划” 乌龙,试图将美军拉入中国战火。这样的编排并不是毫无根据,故事中的清城显然是青岛的指代。

  《父亲的身份》以解放战争后期潜伏谍战为底色,第一次在我们传统“办公室政治”基础上植入了美苏争霸的视野,实现了一次题材瓶颈的突破。

【纠错】 [责任编辑: 段敬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581290018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