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评论:跪,不是纪念吴天明最好的方式

2016年05月17日 07:51:48 来源: 新京报

  纪念吴天明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重温他当年的佳作,可以去深入了解这个人,可以再看一遍《红高粱》《孩子王》《黑炮事件》……

《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

方励下跪

  方励下跪

  【一家之言】

  纪念吴天明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重温他当年的佳作,可以去深入了解这个人,可以再看一遍《红高粱》《孩子王》《黑炮事件》《盗马贼》……这些没有他,就不可能被拍出来的华语影史杰作,走进影院买票支持其遗作,当然也是一种方式,但绝不是唯一的方式。

  上周四晚,方励[微博]为吴天明的《百鸟朝凤》这一跪,直接跪出了撕个不休的两派,但你可能不知道,吴天明当年也跪过……他为啥跪,跪的谁?

  芦苇回忆,当年吴天明刚当厂长的时候,“很多老电影人找他希望得到拍电影的机会。有一个很老的导演,一进天明办公室就跪下了,他说天明你当厂长了,我们知根知底,关系不错,给我个机会。天明二话没说,也跪下了,两人对视了好几分钟,那人说厂长你起来你起来,你跪着我难受,他说好,那你把机会让给更有才华的人……”。私下里,吴天明跟到西影厂调研的作家马治权说:“这些人几十年拍不出一部好电影,现在还想让我花钱让他再糟蹋,没门,我宁愿把钱给年轻导演,他就是拍坏了也能长点经验,我给那些老导演能长个啥?”

  今天吴天明如果是个影院经理,或者,说得再大点,是某条大院线的话事人,或者电影局手握重权的领导,面对方励的这一跪,你说他会怎么做?

  一部片子,自然有一部片子的命数。选择与这个时代背向而行,却又非要向这个时代的观众们求祈怜悯,这种事,吴天明活着的时候干不出来,身后有知,应该也不会愿意别人这么刷他的脸。

  吴天明一手提拔出第五代的大半壁江山,放手让他们冲锋,替他们扛雷,给刚上班没多久的顾长卫[微博]分房,批几万块让张艺谋种高粱,为保护黄建新把《黑炮事件》挨批的事全自个儿顶下来……他之所以受人敬重,是因为他这辈子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电影。而以纯电影的标准衡量,《百鸟朝凤》的精气神虽在,却并不能算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佳作。说得诛心点,吴天明若是泉下有知,恐怕也未必甘愿以这样一部作品作为自己留给大银幕的最后印记。再给他十年,甚至五年,以他对艺术的热爱和丰富的生活积淀,辅以越来越好的创作环境,他未必不能回到《人生》《没有航标的河流》《老井》……的黄金期,甚至再上层楼。可惜天不假年。

  纪念吴天明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重温他当年的佳作,可以去深入了解这个人,可以再看一遍《红高粱》《孩子王》《黑炮事件》《盗马贼》……这些没有他,就不可能被拍出来的华语影史杰作,走进影院买票支持其遗作,当然也是一种方式,但绝不是唯一的方式。而至于那些得过他恩惠,受过其教诲的业内巨匠们,站出来摇旗呐喊几声:“请大家支持《百鸟朝凤》!”大概是最不费力的打法,兼且还能给自己赚点美誉度。但他们能做的,又何止这些?

  吴天明就像个忧国忧民的元帅,一心惦记北复中原,但最终兵权旁落,他亲手栽培出的一干将领们,却纷纷过起了拥兵自重裂土分疆,醇酒美人宝马轻裘的小日子。像他那样不拘一格,唯才是用地提携后进,像他那样全心全意地投入电影,一丝不苟地尊重艺术,这恐怕才是他们的老厂长最希望看到他们干的事。张艺谋自己就直承,他这十几年来的作品,吴天明很少和他聊起。“他那个人很耿直的,他一直是看不上。他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什么时候,我、凯歌、壮壮这些人,能拍一部他欣赏的电影。”这些曾经的第五代先锋们当然可以长叹一声:“生活所迫,迫不得已”,但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当年他们拍那些赔钱的艺术片的时候,西影厂“民怨沸扬”,顶着压力支持他们的,也是他们的老厂长。

  主政西影厂时,吴天明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西影厂既得拍点“要钱的”,也得拍点“要脸的”。钱,于他的弟子们应该早不成问题,拍点要脸的电影,或许才是他们,和我们这个行业,能为这个中国电影的丰碑级人物,献上的最好怀念。(影评人红鱼)

【纠错】 [责任编辑: 杨莹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873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