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你那么爱李安,知道李安背后的男人吗?

2016年05月10日 11:17:41 来源: 看电影

    ——专访“李安背后的男人”詹姆斯·夏慕斯

    作为北京国际电影节“将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大师讲堂的主讲人,詹姆斯·夏慕斯说,他并不了解中国文化,也只有一点点了解李安。但他能25年如一日地与李安一起拍电影,从《推手》,到《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他还说,他虽然不理解这些电影,却并不妨碍他爱他们。(本文原载于看电影APP,观看更多内容请搜索“看电影杂志”下载)

    詹姆斯·夏慕斯先生最广为人知的身份便是“李安的老朋友”

    ■你编剧的作品非常棒,但是你又将自己视为一个“电影商人”(卫报采访提及),你对自己在电影工业中的身份是怎么定位的?你更偏爱哪一个?

    □詹姆士·夏慕斯:好消息是,我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只要你享受你所从事的工作,身份和职业界定都没有那么重要。电影的制作不是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复杂的工序需要许多人来共同协作完成。我很庆幸能够参与到不同的环节当中去。所有的工作都是服务于电影本身的。

    ■你在焦点影业时,焦点出过许多优秀的艺术影片,这是你在创立时就定位好的吗?这个定位出于什么考虑?

    □詹姆士·夏慕斯:在美国和中国不太一样,我们有很精细的市场划分,所以会给你充分的空间去拍一些针对特定观众的多样性的题材,但同时也能保证盈利,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保持自己的品味。在创立的初期,焦点影业就是环球影业大厂牌旗下的一个分支。

    ■你曾经说,《喜宴》救了你的公司,你因为觉得《喜宴》是一部好作品而大力推广它,它为什么如此特别?

    □詹姆士·夏慕斯:因为《喜宴》确实挽救了我的公司(笑)。那时恰逢我们资金短缺,我们剧组已经非常小了,但即便如此我们在经济上还是难以维系。等到拍完,甚至连帮我们卖这部电影的人都找不到。后来《喜宴》在柏林电影节首映,我们不得不去亲自上阵卖这部片子,我们之前从来没有那样做过。幸运的是,我们真的办到了,也得到了一笔钱来继续运转公司。至于《喜宴》为何可以这么成功,我认为是因为它是一部能够跨越文化语境的电影,这样不同文化的人都能被这部电影触动。它采用的是好莱坞式的典型剧作结构,但是在处理的议题上却别出心裁。

    ■你是《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色戒》的编剧之一,在这些庞大的影片创作过程中,你负责剧本的哪一部分?

    □詹姆士·夏慕斯:我必须要说我不负责任何一个剧本的某一固定部分。我只是参与到编剧中的一些环节,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身份,而更像是团队中的一员。我觉得能够参与其中很荣幸。每一部电影都不同,有时我会推翻前一个脚本再去重新写,然后再给另一个编剧去看,如此反复,就像打乒乓球一样。有时编剧会很快地进行沟通,审阅,加快速度,这取决于电影和情况。我不能说我负责剧本中某个具体的方向或者元素,毕竟我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制片人,和李安合作了如此之久后,我要及时反馈他的需要和他的兴趣点,这样才能参与和贡献到电影的制作环节中,同时还要兼具电影的制作人身份。如果不了解他电影里的故事,我怎么能解决好这些问题呢?

    ■这些作品都被认为具有浓厚的中国文化,你对其中的中国文化怎么理解?是否有隔阂?

    □詹姆士·夏慕斯:我一点都不了解中国文化,只是对李安有一点了解而已。这是我俩能够合作的唯一基石。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我和我制片的电影中有隔阂。直到今天,在我负责制作过的电影里,有好多事情我依然不太理解。比如说《色戒》,这部电影远超出了我的理解,我用毕生的时间来试图理解它。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爱它(笑)。

    ■《色·戒》艺术成就获得肯定,在中国的票房也非常好,但在美国却不像《卧虎藏龙》那样取得很高的票房,你觉得原因在于哪里?

    □詹姆士·夏慕斯:我认为原因是这部电影没有妥协,这也确实历经了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这部电影不是很容易去观赏和理解。你还记得开场的场景吗?那场麻将戏,那对美国观众构成了理解障碍,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麻将是个什么东西。李安真的去研究了历史事件里出现的麻将场景,但对美国人来说麻将的意义就是大家团坐在桌子旁,摆弄着一些小方块,是非常无聊的一件事(笑)。

    ■《断背山》从威尼斯电影节到奥斯卡获得非常多的赞美和奖项,无论艺术品质还是宣传策略都非常成功,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部电影当时的宣传策略么?

    □詹姆士·夏慕斯:核心观众和同志群体观众之间,很多人觉得肯定要尤其注重同志群体观众。但事实上我们更主打的是女性观众,是女性观众造就了这部电影的巨大成功。因为伟大的爱情故事足够吸引女性观众。

    ■你曾在2014年BAFTA上说过,“现在的好莱坞电影是专门拍给二十几岁的中国年轻人看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詹姆士·夏慕斯:美国媒体觉得我是在抱怨,当你看了我的全部发言就会知道我本意并非如此。《好莱坞报道》的意思是说我在羞辱中国人,为好莱坞洗白,但他们只是在断章取义。在那一周后的发言里我就提到过,这其实是件好事:中国有广大的年轻人,他们在逐渐长大,年轻人想去看电影。相比下,美国的观影人群在逐渐减少,年龄也在增长,好莱坞在中国有广大的观众,年轻人喜欢看你的电影,能拍电影给他们看,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好莱坞大片对中国年轻人的吸引力确实非常大,你认为这种变化会对中国电影产生什么影响?

    □詹姆士·夏慕斯:我认为目前中国的电影市场被大制作商业电影所垄断。中国电影都和美国电影在许多方面都很像,虽然二者文化差异很大,但是就电影语言和吸引的人群而言都很像。因为在中国不存在很精细的市场划分,较年长的观影人群不会被吸引到影院中去。但这些随着时间会发生改变,年轻人成熟之后,品味也会发生变化,我希望中国能有更多元化的电影供应给市场。目前的情形下,你只能选择最商业、制作规模最大的电影来覆盖最广泛的观众,但以后更国际化,更多水平层次的电影都会涌现,观众的口味也会随之改变。

    ■你认为中国电影市场这样快速的发展是良性的吗?美国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时期?

    □詹姆士·夏慕斯:我认为是良性的。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影在大银幕出现,对于电影来说中国是个超级棒的地方。回头去看美国的四五十年代,就文化而言,也有某一事物的垄断时期。五十年代中期前,电视普及到普通家庭里,见证了电影的衰退和电视的兴盛,但另一方面,电视也随之带来了电影的第二市场,它并没有毁掉电影市场。

    ■如果从整个电影工业角度看的话,你认为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詹姆士·夏慕斯:它们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是有着不同市场定位的产品而已,有的只是虚假的区别而已。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289734321